7年搬家12次,深漂的人生是苦还是甜?

发表时间:2021-03-23 10:57作者:小蒋来源:www.zhth.com

01.jpg


对于深漂一族来说,搬家是绕不开的话题。


在深漂泊的时间越长,搬家的次数就会越多,是个逃不掉的宿命。


根据某平台数据显示,深圳人平均9个月搬家一次,搬家距离12.6公里。


02.jpg



深圳人搬家理由有千千万,租房到期,搬家;换工作,搬家;想养狗狗,搬家……


从城中村到小区,从深圳西向深圳东进军,每一个搬家的深圳人,都有自己的轨迹。


搬家,是区分每一段生活的方式。



03.jpg





寻找不同的舍友就是我的生活   







关小哥从14年来深圳至今,在深圳上方漂过7年头,他就像游离在深海里的鱼,浮游不定。


『   出租自己给舍友   』


关小哥12次搬家只有一个理由:体验不同的人生轨迹。


平平淡淡过一生多无趣啊。


趁现在年轻,总想为自己的人生做些不一样的规划。关小哥喜欢探索深圳有趣的灵魂,穿插在不同的人生轨迹当中,和他们的生活汇集在一起,这是就是他想要的生活。


04.jpg


『   第一次融入别人的生活,失败   』


在网上找到合租舍友,关小哥特去接第一个舍友,帮他搬家收拾行李,在这个略显冰冷的城市里,互相抱团取暖。


关小哥还是太天真,舍友A搬过来以后,他才明白,不是两个住在一起,就可以融入别人的生活。


他们作息完全颠倒,休息的时间也不一样。


8:30   关小哥早上刚出门,舍友还在睡觉。

15:00   关小哥埋头工作,舍友正起床准备上班。

02:00   舍友刚刚回家,关小哥已经睡下。


只有交房租水电的时候,两个人才有那一点点交集,舍友A和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样。


年轻人在社会经历的第一场毒打便是租房,很显然,舍友A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合租对象。合约到期以后,关小哥果断与舍友分道扬镳,开始寻找新舍友之旅。


05.jpg


『   每一个舍友教会他一个技能   』


这么多年,关小哥遇到形形色色的合租舍友,他们有的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也有的是为了生活拼搏的外卖小哥,还有高级公寓的管家。


旧的人会离开,新人的还会加入。


几年间浮沉,他一共和十多个人合租,最长的合租了2年,最短的,仅有1个月。


他的这些合租舍友中,有的已经离开深圳回到自己的城市结婚生子,有的还苦苦挣扎于深圳,各自奔赴不同的人生。


每一段合租故事,都有属于他弥足珍贵的地方。

刚从学校出来的时候,他饭也不会做,有的舍友就像美食菜谱,教会他做几道拿手菜;有的舍友在他失意时,为他排忧解难。还有的舍友会在他人生摇摆不定时,给他坚定向前走的方向。


让他学会了很多,等自己老的时候,回头看这一段生活,也不枉过这一生。


06.jpg







有些人是生活,有些人是生存





来了就是深圳人,租房第一站,便是城中村。


普通的公寓都是一年的起租,一般一些城中村,大约也在半年左右。


『   “还能输出自己的价值,那就是生活”   』


麻布新村的一房东贺先生的租客中,要说过得最苦的应该是姜大姐。


去年6月,她一个人从武汉来到深圳,当天晚上还下了大雨,大姐拖着满是划痕的行李箱,裤子和鞋子都被打湿。


姜大姐五十多岁背井离乡,来深圳找了一份护工的工作,每个月工资也不高,才6000元。孩子现在没房也没结婚,以后的花销大。


趁她现在还能工作,为给孩子带来一点帮助,就是一点。


早餐会去吃1.5元一个的包子,牛奶也舍不得买,就着水吃包子。出租屋里家徒四壁,除了床,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。


07.jpg


姜大姐不过是城中村务工中年当中的一个缩影。


“我不认为这是生存,在这个年纪我还能赚到这么多钱,还可以帮到我的孩子,我已经很满足。”


每个父母都是孩子坚强的后盾,为了孩子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。


当我们用自己的上帝视角审视他人的生活时,这本身就是错误的。谁说没有钱,就只能是生存吗?不然。


『   再苦,不能苦了孩子的教育 』


什么时候租来的房子可以定义为家?


大概是这个房子里有温热的饭菜,有可以牵挂的家人,这是真正的家。


为了孩子的教育,王先生一家操碎了心,他把儿子接到深圳上学,现在在一民办小学就读,孩子的童年,夫妻俩并不想错过。


/多吃些蔬菜,更健康/


或许是在深圳搬家的次数多,王先生一家搬家的时候,并没有年轻人那般狼狈,早早叫好拉货司机,夫妻俩你一趟,我一趟的把箱子和蛇皮袋往出租屋里搬,不到40分钟,停在楼下的车就呼啸而去。


麻布新村租个单间只要1000块钱,搬家到南山租两房一厅,得花4200元,整整贵了4倍,生活质量下降一大截。


房租涨了上来,压力可想而知,一家人不得不从生活的方方面面开源节流。


每周减少吃肉的数量,自己带便当,2块钱一瓶子的矿泉水也不舍得买。再穷,也不能穷了教育。


08.jpg







搬家工:生存都费劲,别说生活




深漂一族,就少了不了租房—搬家,搬家—租房互相循环。搬家工这一岗位也运营而生。


城中村大多数搬家工,都有着厚重的口音,多为湖南、贵州、四川一带的人,年纪一般也在四十、五十岁左右,也算是参与了深漂的短暂插曲。


”每天的单子都不稳定,多的时候三五百一天,少到时候才100块钱。“


梁师傅和两贵州两个老乡合租在大新村,房间昏暗,除了床什么也没有,唯一方便的是:下楼就可以摆摊挣钱。


09.jpg



『 生存升级成生活 』


梁师傅有一个老乡,每年搬家都会叫他搬家,他看着老乡一个城中村搬到另一个城中村。


最近一次,老乡突然升职,做上了公司管理,也从上合花园搬到了旁边的中洲小区。


这一次搬家比前几次轻松太多,沙发、床垫、椅子、风扇统统没有搬走。老乡还特地和梁师傅说,这些东西都不要了,让梁师傅把看中的东西带走。


老乡和城中村生活告别得如此爽快,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
虽然还是无法在深圳买房安家,住进小区,生活质量可谓是质的飞跃。


早上也听不到“高价回收冰箱、洗衣机、彩电……”的吆喝声,晚上,也不会因为隔壁楼淋浴水珠掉落浴室地板的声音无法入眠。


10.jpg


『 公司壮大,生活的层次更进一步 』


来深工作的人,不会甘心一辈子住在城中村。职位升级,住所也会升级,一步步退掉稚嫩的外衣,换上成熟的面孔。


公司也一样,很多公司扩招的速度很快,往往没有到年末,就已经没有足够的工位给员工了。


去年,梁师傅就一家美妆公司搬办公室。从一小仓库换到写字楼。隔着一条街的距离,搬到海富一巷。


打包好的箱子,一箱一箱往车上搬,借了两个手推车,别看单个口红面膜分量不重,聚集到箱子里时,沉甸甸抓得手心直冒汗,从下午忙活到晚上9点,汗水把整件衣服都打湿,差点可以拧出水来。


新的办公室大了2倍不止,空间敞亮,下午还会有阳光照射进来。


11.jpg


////


姜大姐看似穷苦的生活,为了孩子在深圳耕耘,别人眼中的生存,便是生活。


梁师傅的老乡,兢兢业业,一路过关斩将,换取自己的生活。


是生存还是生活,难以界定,只有自己才知道。


愿每一个”深漂“能有自己的一方小天地,有个属于自己的「家」。

(部分受访者均为化名)




地址:翠珠路1号晴川商厦1层

电话:0756-8888877 / 8731009





    珠海市香洲区前山翠珠路1号晴川商厦1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zhthqj2010@163.com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0756-8888877/873100